南方日报|穿越寒冬,佛山制造挺起中国脊梁

 二维码 23
发表时间:2021-01-02 09:50作者:南方日报来源:南方日报网址:https://www.lx-mabuli.com/h-nd-1594.html
文章附图

玛布里瓷砖为成长在佛山这一片热土而骄傲,经营政策灵活、上下游配套完善,让企业得以稳步发展。今日荐读来自于南方日报标题为《穿越寒冬,佛山制造挺起中国脊梁》评论员文章:

2020年的中国制造经历了一场大反转。

在刚过去的11月,中国出口增速高达21.1%,贸易顺差754亿美元,创下近40年以来最高值。相比年初的贸易大停摆,如今中国制造却以被全球爆买的方式收官这一年,成为今年全球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经济体。

拉开企业竞争差距的,往往不在起点,而在拐点。2020年或许正是这样特殊的拐点年。

很多人都在问,中国制造反转的背后是什么?我们或许可以通过佛山,为中国今年的大突围提供制造业视角的支撑,从佛山解读中国制造这一年。

艰难一年:传统制造业不行了吗?

2020年对佛山来说,也是充满反转的一年。

这一年,因为两个GDP数据,佛山从备受追捧走向了一时备受质疑。

一个是万亿GDP。今年1月,佛山首次透露去年当地GDP成功破万亿。消息一出,引发全国高度关注,舆论一片盛赞;

另一个“-7.5%”。今年上半年佛山GDP同比下降了7.5%。佛山-7.5%的GDP增速是同期广东省内倒数第一,在全国也处于末位。

佛山增长突然掉队,作为支撑的传统制造业,不行了吗?

观察佛山,就是观察中国制造。佛山的回答,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中国的回答。

中国制造的底色就是以传统制造业为主、以中小微企业为主。佛山正是一座二产占比高达近六成,中小微企业占比达99%的工业大市。

而今年对传统制造业、中小微企业来说,确实是非常艰难的一年。

年初先是国内贸易生产大停摆、制造业遭遇复工复产与防疫安全的“两难”。好不容易复工后,国际市场变幻莫测。伴随疫情的跌宕起伏,订单增减如过山车般刺激。这一连串事件引发了对企业资源调度、生产能力的巨大考验,不少出口企业在“没有世界,焉来工厂”的疑问中,走到了“to be or not to be”的抉择路口。

在遭遇市场环境错综复杂的挑战后,传统制造业到底能否顺利穿越寒冬?这是一场对佛山制造的大考,更是对中国“世界工厂”的大考。

“两个佛山”:风口浪尖下的真实故事

常年观察佛山的我们发现,在这场大考前,存在着“两个佛山”:一个是舆论中的佛山,一个是真实的佛山。

在舆论的起伏声中,我们用三个真实的故事,来重新观察真实的佛山。

第一个是逆势增长的家电企业。12月的岁末,亟待出货的产品堆满德尔玛的停车场。今年,德尔玛全年出口预计将暴增600%,目前因满负荷生产,这家企业甚至不得不考虑拒单;

第二个是逆势招人的制造工厂。为响应全球暴增的订单,在年初宣布要招1.4万人的基础上,12月格兰仕再次抛出招聘5000人的计划,全年计划招人数逼近2万;

第三个是逆势投资的佛山制造。今年2月,在国内许多建陶企业还没复工的情况下,蒙娜丽莎董事长萧华已经一锤定音,宣布公司继续扩张广西生产基地,再建三条生产线。

相比舆论中,制造业看似“老态龙钟”的佛山,我们却看到了一个逆势增长、逆势招人、逆势投资、充满活力的佛山制造另一面。在这里,以龙头企业领衔,一批佛山企业逆风破浪、化危为机,展现出令人惊艳的英雄本色。

与小家电行业几乎户户“爆单”相对应的是,今年1至7月,佛山电器机械和器材制造业成为当地众多行业中率先“转正”的领域;

与众多龙头企业业绩“飘红”相呼应的是,过去集佛山五区上市公司之力方能突破的万亿市值,今年单凭顺德上市军团就已突破;

与佛山一大批敢于“在冬天投资”的企业举措相吻合的是,今年1至11月,佛山工业技改总额仍然傲居全省第一。

毫无疑问,龙头企业的逆市飘红是佛山制造业今年最大的亮点。作为佛山龙头企业代表的美的,今年不仅市值突破6000亿元,宣布再投资30亿元在佛山设厂,其空调销量更是时隔十年再超格力……

佛山龙头企业的可圈可点,就是佛山制造业的最大亮点,因为龙头稳住了,佛山制造就能稳住,这就是涌动在佛山制造一线的最真实的故事。

两大“战场”:中国大考中的佛山担当

2020年,佛山故事的动人之处还在于,佛山制造不仅挺住了地区经济发展的脊梁,在另外的两大全国“战场”——防疫物质生产战以及脱贫攻坚战上,佛山制造的身影同样光彩夺目。

在防疫物资生产战上,佛山充分展现了制造业的支撑价值,更让人看到了这座有着40多年发展底蕴的制造业大市,在关键时期是如何保持不变的高效和灵活。

这体现在特殊时期的三个“最”:物质生产上的最齐全、爆卖口罩时的最快速以及跨界转产的最灵活。

一个是“最齐全”。今年初,在全国企业星夜驰援各地战疫第一线时,极少有城市像佛山这样,单凭自己捐赠的产品就能原地组装出一间医院的全部所需:美的空调、联塑管道、新明珠陶瓷……

要知道,从“轻”到“重”,31类制造业在佛山可是应有尽有。完备的制造业让佛山企业有了生产战疫物资、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雄厚实力。

第二个是“最快速”。年初口罩一度“一罩难求”。各地企业迅速登场,全球爆买口罩。佛山制造又是其中行动最快速的一批,以美的为代表,仅用5天就在全球调度86万只口罩,并在1月31日就已捐出。

这是佛山制造摊开一张全球地图,积蓄出的国际级资源调度能力,所谓的“世界科技+佛山制造+全球市场”并不是一句空话。

第三个是“最灵活”。口罩原本是一个极小众的行业,但在国家需求面前,康得福把医用口罩产能迅速地从日产7万个提升到115万个,佛山一大批隐形冠军各展其长,灵活地切换为“口罩生产模式”。德冠生产熔喷布原料,美思、中研非晶等转产口罩,中南机械、宝索机械等转攻口罩机……

一个从来没有口罩机企业的佛山,硬是在几个月内,生长出43家成功转产口罩机的企业。

多年以后,如果人们要复盘中国战疫的佛山贡献,那一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这充分展现了一座制造业城市的硬实力。

而在脱贫攻坚战上,佛山制造更是让人看到这座城市的历史担当。在今年如此艰难的形势下,一批又一批的佛山企业持续走进深山,捐资捐款、投资设厂、甚至派人驻村……龙头依然是佛山企业迎接这场“大考”的领军者:截至目前,碧桂园全国帮扶项目涉及16省57县,助力脱贫人数超过49万人;美的集团及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创立的和的基金会已向凉山地区累计捐赠2.5亿元。

越是重托在肩,越显使命担当。佛山制造不仅没有缺席,而且以更大的力度投身脱贫攻坚。这再一次让人看到:在关键时刻,佛山制造无愧为挺过风雨的坚强脊梁、共克时艰的磅礴力量,以及休戚与共的责任典范。

突围背后:特种部队与基本盘

穿越苦难,方能拥抱荣光。佛山制造之所以能担当起挺住地区经济发展、力撑全国两大“攻坚战”的使命,其重要的前提正在于有一批企业率先实现自我的突围。

我们观察到,在这场突围中,佛山制造不仅留下了许多感人至深的镜头,甚至为中国书写了多个“第一”的记录。

当其他城市还在疲于防疫时,佛山已走出国内第一批最快复工复产的企业。今年春节后,佛山仅用大半个月,就推动了规上企业100%复工。

复工复产的快慢决定了今年企业战斗时长。显然,在这场时间争夺战上,一大批佛山企业率先拔得头筹。

当其他企业还不敢外出商务时,佛山已经走出了国内第一批全球“逆行”通商的企业。在今年疫情最严重的2月,佛山普拉迪仍然派出员工到德国开展业务,而海天的员工为了跑市场,甚至睡到经销商仓库里……

越是商务往来受阻,来来往往越显价值。佛山制造正是有一批敢于穿越火线的企业,在关键的时候先走一步,才有了在后来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领先优势。

当同行还在为订单发愁时,佛山已经在快速响应市场的过程中打造多款新品。

伟邦推出电梯智能紫外线消毒控制器、康宝电器推出钱币消毒柜、嘉腾机器人甚至想把机器人送到监狱,用机器人送餐解决监狱防疫问题……

挖掘一切可能的需求,抢夺一切可能的订单。正是佛山制造在市场面前展现出如狼似虎的饥饿感,才有了佛山于危机中育新机,在变局开新局的可能性。

这批企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像是佛山制造的特种部队。在他们风雨无阻向前行的过程中,政府的力量也在润物细无声中支撑着他们。

在企业复工缺口罩的时候,佛山市市长朱伟毅然公开承诺:一定不让任何企业因缺口罩而不能复工;在直播带货热潮下,大批佛山市、区、镇的官员二话不说,直接坐进了直播间,身体力行地奔走在第一线,为佛山制造“打call”带货……

真正的有为政府,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在这样一个爬坡过坎的时期,佛山市委、市政府既给予企业实实在在的支持,同时继续举五区之力不断强化和打造全国一流的营商环境,为这场以企业为主体的突围战,消除后顾之忧,提供后方支撑。

而狼性的特种部队加上有为的政府部门,这正是引领佛山杀出重围的基本盘。

革新制造:大变局下的新征途

大考当中,佛山还面临更深层次的一场突围——传统制造的转型涅槃。

今年,在如此严峻的疫情形势下,过去三年来一直帮助佛山开展制造业“品质革命”的北大教授周其仁,迎来他在佛山停留时间最长的一年。

从2018年开始,周其仁一直频繁往返于佛山。他走在了佛山各大工厂的生产一线,先后与数百位佛山企业家一起,从佛山出发,探寻民营制造业的新路径。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均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在德国、荷兰、丹麦,也留下了他们问策求教的故事。

很多人都在问:一位知名的经济学家,以品质革命为主题,在佛山走街串巷,与企业走南闯北?他到底在探寻什么?

求索佛山,某种程度上就是求索中国制造。这实际上是一场以品质革命为主线,对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求索之旅,周其仁与同行的佛山企业,就像是探寻制造业突围之路的“盗火者”。

他们在寻找中国制造“破诅咒”的方法论,即如何以创新对冲不断上升的成本曲线,破解“成本的诅咒”;

他们在寻找中国制造“铺地图”的市场策,即如何在日益常见的贸易壁垒与贸易摩擦之上拥抱广阔的全球市场;

他们在寻找中国制造“起飞后”的新动能,即如何在直面大而不强的“卡脖子”问题前从“博大”走向“精深”。

这是佛山制造实现突围的全新命题,也是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的关键要害。而我们看到,在今年疫情下,率先突围的这批佛山头部企业正是佛山近年开展品质革命的主力军。

因为品质革命不仅仅是对产品质量的提升,它也是对市场供需的一种洞察力、对创新趋势的洞见力、对全球市场的洞悉力。通过品质革命,一批佛山企业锻造出更强的“免疫力”,在疫情下展现出爆发力。正如今年一季度利润暴增八成、顺利完成上市过会的德冠薄膜董事长罗维满所言:“这是品质革命的新成果。”

佛山制造的品质革命,仍然任重道远。

在今年11月走进佛山张槎这个纺织专业镇的一次调研中,周其仁讲了一个观点:一个良性的企业生态,如同一个草、灌、乔共生的生态。先要有一批小草长出来,之后到灌木丛,最后才会有一批有实力的乔木型大树长出。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强求所有的草最后都能长成大树,但面对新发展形势,要打造有品质的“草、灌、乔”生态,呼唤好草、好灌木、好乔木的出现。

而佛山目前面临的问题就是制造业的“整齐度”不够。乔木都在往好乔木走,但草、灌型企业仍然陷入过去凭借低廉要素成本竞争的发展惯性,必须引领更多的佛山“草”“灌”型的中小微企业齐头并进,加入品质革命的大本营中。

佛山正在做这样的努力。我们看到,在张槎,一个拥有4000多家企业的针织行业,即使对当地税收贡献很低,但地方政府仍然一直在思考如何滋养他们的再成长。

这是佛山制造走向新高度,打开新空间的关键问题。佛山只有在这方面全生态发力,持续求索,才能为中国制造闯出一片突围的新空间,给出革新中国制造的新启示。

这是一场艰难的突围苦旅,这是佛山制造不变的坚持。

走过2020,新的征程即将开启。此时此刻,我想到了一位佛山制造业“老将”的话。李深华,华兴玻璃创始人,从事日用玻璃行业30多年,去年,他在走过欧洲十多家领先企业后奋笔疾书,写下一篇万字评论。

文中有一句是这么说的:“传统制造业并不是落后的产业,应该是一种尊称。因为‘传统’也是不断创新的代名词,只有持续地自我否定或自我扬弃,才能让传统成为传统。”

这是李深华的声音,也是一座城市的回答。



(作者系《南方日报·佛山观察》、南方+佛山频道评论员)

南方日报微信公众号二维码.jpg

推荐关注“南方日报”



延伸阅读:

2021年第36届佛山陶博会(春季)时间、地点、资讯

陶瓷佛山标准|瓷砖佛山标准资讯-玛布里装饰学院

快讯|佛山陶瓷协会获准注册“佛山陶瓷”集体商标

综论广东佛山陶瓷产区产业优势

佛山南庄易运物流商户资料与电话汇总